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日天气:阴天,有分散阵雨和轻雾,气温18度到 23度,相对湿度 介于 70 % 到 95 % 之间, 偏东风 2级 。   佛山市三水区气象台   2012年4月9日8时 发布
全文检索
 
 
  关闭  收藏  打印     
《南方月刊》文章:政绩考核告别“GDP崇拜”
发表时间: 2008-07-17   来源:三水区组织部  【字号:

考核官员政绩、评价政府绩效”,这两个政治生活中的关键环节正在悄然变化。
    6月初,广东省委公布了《广东省市厅级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落实科学发展观评价指标体系及考核评价试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这根新的“指挥棒”将“唯GDP”的发展模式彻底打入“冷宫”。居民收入、恩格尔系数、失业率、社会安全指数等民生指标都写进了评价和考核体系。
    政绩考核就像一根指挥棒,决定着地方政府的未来政策走向。梅州市委书记刘日知告诉记者:“第一时间拿到考核方案,梅州的领导班子马上聚在一起研究对策,并拿出2007年的数据进行模拟考试。” 希望在考核中拿到“高分”,成为大多数地方政府官员的普遍想法。 

考核指标导出“新政绩观”
 
    “
在全世界,人们都叫我GDP,我的英文全名是Gross Domestic Products,中文叫国内生产总值。我是一把尺子,衡量着所有国家与地区的经济表现。我是一个重要的数字,但任何数字都有它的‘陷阱’。我反映经济增长率,但并不反映经济运行的质量,不计算经济增长背后的各种成本。”以上是GDP先生的自白。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尽管漂亮的GDP数字下暗藏“陷阱”,但是一些地方仍然形成顽固的“GDP崇拜”。这是因为按照传统的政绩评价体系,GDP数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地方官员的政绩得分。
    “尽管过去省里没有硬性考核指标,但是经济指标无形中被官员放到最重要的位置。省里每个季度会公布地方政府GDP的增速,每个月会公布财政收入的排名,数字的一升一降都牵动着官员的神经,给官员带来很大压力。”刘日知直言不讳。
    而这种自上而下的压力也直达基层。过去,许多地市对下面的县镇设立考核标准。有关人士称,这些标准虽然也不尽相同,但几乎无一例外的是,经济发展(包括招商引资、GDP、财政收入等)作为最重要的一项指标,占比一般高达50%以上。而生态保护、教育等指标占比就极低。
    新的考核指标出台,将引导新的政绩观浮出水面。评价体系包含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人民生活、生态环境四个指标组,经济发展指标降至三成左右的权重。而其他三类指标,也分别占有19%~30%不等的权重。这意味着“唯GDP”的发展模式被彻底抛弃,更多的民生指标、环保指数受到重视。
    “淡化官员考核中的经济指标,其实质是从‘以物为本’向‘以人为本’回归。这便使得官员们不会再只注重经济发展而不注重生态保护了,也不敢再只注重经济发展而不考虑民众利益了。”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蔡立辉教授形象地比喻道,这意味着在未来的考核中,政府官员要全面发展,而不能“偏科”。

人均GDP”考验政府转型魄力

    淡化经济指标,并不意味着经济不重要。记者发现:经济指标被放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即“重量更重质”的层面。也正因为如此,此次考核评价体系,不仅没有刻意地忽视经济指标,反而对经济指标作出了更为科学的分类和细化。
    当中一个重要的细节是,以往有的山区市惯常以用电量多少衡量经济发展,即“用电越多越发展”,这明显已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在新的考核评价体系中,这一点已被淡化。同时,与以往的经济考核相比,此次增设了人均GDP、人均税收收入等多项人均指标。
    值得一提的是,人均GDP的考核,正在考验着政府产业转型的智慧和决心。以东莞为例,目前东莞常住人口在800万左右。人口压力使得东莞在未来的经济考核中优势顿失。然而,产业结构调整,却在原有的利益格局面前裹足不前。
    东莞市委书记刘志庚曾坦言,目前产业转移阻力很大。当地村镇不愿意,担心企业转移出去以后,出租屋和厂房没人租。比如东莞有一个镇,户籍人口才3万,而镇上一个贴牌生产“耐克”的台湾鞋厂,实际用工就有10万人,基本都是外来工,一年能给该镇带来5000万元的利润……
    考核指标的出台,让产业转型势在必行。目前,东莞的产业转型正在经历一场壮士断腕的决心。刘志庚在省委十届三次全会的小组讨论时说,东莞提出了四个“忍得住”:一要忍得住暂时的阵痛,二要忍得住暂时速度的放缓,三要忍得住暂时收入的减少,第四还要忍得住社会的非议。
    事实上,人均GDP的考核指标,不仅给珠三角带来压力,也让山区“坐不住”了。刘日知表示,梅州在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时,不能一味地接收劳动密集型的低端产业,而应合理进行产业布局。

民生考核之重

    政绩考核指标淡化经济色彩,凸显民生之重。
    在四个指标组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新增设的“人民生活”。这个指标体系包括老百姓关心的城镇失业率、基本社会保险覆盖率、城乡居民收入比等。而在社会发展和生态环境指标体系中,也分别引入社会安全指数、每万人口医师数、每万人公交车辆拥有量等人性指标。
    “指标设计相当人性化,感觉政府对老百姓的关注真正落到细节处。”记者在随机采访中,常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30岁的刘晓在广州工作已经3年,现供职于一家建筑设计院。她在网上细细品味了每个考核指标。其中,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门急诊量的考核指标,引起了她的关注。刘晓表示,目前,老百姓对社区卫生的诊疗水平心存疑虑,形成了感冒发烧等小病都要上大医院就诊的习惯。现在将社区卫生纳入政府考核体系,政府会加大社区卫生人才、设备等投入,真正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难题。
    与此同时,民生考核指标的严格,也给地方政府官员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湛江市委书记陈耀光向记者比画道:“以前的考核指标是城市人均公共绿地面积,现在摇身一变成为城市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是却差之千里。公共绿地包括街道绿地、街心花园等诸多方面,而公园绿地却是让老百姓可以真正休闲的地方。”
    民生考核之重,也使得公共财政的支出发生改变。蔡立辉表示,建设型财政将会慢慢向公共服务型财政转型。刘日知表示,今年会考虑缩减接待费用、公车消费、办公用品等支出,降低行政运行成本占财政一般预算支出的比重,而将更多的财政投入民生。
    6月初东莞“红包”派发方案悄然出台,引来呼声一片。据了解,东莞市财政将拿出逾1.2亿元向12.2万低收入户籍人员发放红包,发放标准为每人1000元。刘志庚表示,受澳门为市民发红利的做法启发,打算给市民发放补贴,以减轻CPI上涨给市民造成的影响。他说,这叫“临时生活补贴”。网友们纷纷跟帖,期待着东莞市政府继续出招。

一场与自己的赛跑?

    事实上,这场自上而下的考核风暴,已经开始触动到基层政府的敏感神经。县镇政府关心的是,原有的考核方案是否会紧急刹车?有关专家表示,地市政府可以在原有考核的基础上,根据《办法》慢慢进行调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专家提出了相同的疑问:在考核体系中,经济发展指标降至三成左右的权重,这是否会影响经济发展动力。“梅州不能不发展,光靠种树维生,否则没有财政收入,实现社会发展、人民生活、生态环境的目标谈何容易?”刘日知表示,尽管梅州是生态发展区,但在不妨碍生态的前提下,也要规划发展产业,走适度工业化道路。
    政府官员和专家也纷纷表示,量化考核要有准确依据,希望有关部门认真核实数据,不要让考核流于形式。其中,常住人口是政绩考核中的重要参数之一。刘日知对此表示出极大的关心:“目前梅州有503万户籍人口,但是我在农村调研时发现,许多农村有一半左右的村民常年在外打工。常住人口有一套复杂的计算体系,希望统计部门能够提供科学准确的数据。”
    除此之外,避免“数字文章”也成为官员关注的话题。“考核数据涉及27个部门,数据来源一般是地市对口部门自报、随机抽样或是航拍。”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政府官员表示,最担心的是部门自报,如果没有严格监管,就会陷入‘谁大胆谁就报得多’的怪圈,考核容易沦为数字游戏。
    目前,考核办法尚待具体化,而地方政府官员很关注一个话题:这是一场与自己的赛跑,还是与其他地市的赛跑?蔡立辉表示,很多指标无法直接比较,比如目前东莞的森林覆盖率是30%多,梅州则达到70%以上。如果进行总分排名必须算出各自的指标系数,这很容易陷入数字的汪洋大海。
    有关官员和专家建议,自己与自己比,才是科学发展的真实体现。

 





      
【相关链接】
   如何发挥基层关工委作用,进一步做好全区关心下一代工作
   市党联办到我区调研党代表工作室工作情况
   市"两新"组织党工委调研组到我区开展"两新"党建调研考察工作
   要“查出来,动起来,快起来” 不断加强机关作风和效能建设
   以项目管理强化工作落实 提升组织工作科学化水平
   三水区举办高级人才和先进人物代表座谈会 向精英人才抛出“橄榄枝”
 

版权所有:365bet在线体育投注网 地址:三水区西南街道人民三路139号
联系电话:(0757)87713924 传真:(0757)87765101 邮政编码:528100
公安备案:200304A0009 粤ICP备05101457